罗德胤:我所经历的乡村实践|VILLAGE VISION

2017年4月20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工会——美丽乡村系列沙龙在建筑学院一楼王泽生报告厅召开。罗德胤教授发表题为《我所经历的乡村实践》的演讲,讲述了多年来乡土遗产保护的实践经验和体悟,UED与大家共同回顾讲座的精彩内容。

中国作为一个农耕大国,乡村的文化遗产或者说是乡土建筑意义极为重大,这一点始终是我们工作的出发点。关于这一点比较全面的研究文献是陈志华老师和李秋香老师的《中国乡土建设初探》这本书,中国的乡土建筑或中国乡土遗产的价值论定在这本书上有充分的论述。

国家的所有财富取决于人民的税收,国家能投资多少做遗产保护实际上取决于全体国民对于乡村遗产的重视程度,所以国家不是最终答案,全社会才是。

日本的农村发展优良,因为他们农民在总人口中占的比例不到5%,所以有20个城市人反哺一个乡村的人,很容易就把5%的人口的生活水平提高到城市的生活水平。而在我国,农民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接近一半,这跟别的发达国家有非常大的差别,所以我们要探讨的就是传统与现代怎么结合。

很多建筑师在乡村引起影响的项目,基本上都可以归结到传统和现代之间的互动,都是在寻求传统和现代结合的桥梁,这对设计师的考验很大,同时可以解释一个现象就是民宿这个行业这几年在中国这么火热,因为它是一个目前看来比较简单有效的打通传统和现代之间的桥梁。还有很多其他的桥梁,像手工业,乡村博物馆,农业等。

这是我简单的工作逻辑,我们这几年的工作也是通过围绕着怎样嫁接传统和现代之间的桥梁,来扩大遗产在整个社会中的接受程度,从而扩大它的保护范围。

第一个项目是2011年在云南元阳县,它是世界遗产哈尼梯田的申请地,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一百平方公里的遗产地里面绝大部分的村寨都失去传统风貌的条件下,通过一定的方法局部地找补回来传统的村落。我们局部恢复了五个村寨的蘑菇房的茅草顶,他们在很小的局部比较完整地体现了哈尼梯田的四素同构的生态系统,即森林、村寨、梯田和水是贯穿一体的。

传统的哈尼民居有很发达的家庭公共空间,但是卧室特别小不适宜人居住。我们除了把几个民居当做标本留下来,其余的民居大部分的村民则希望通过内部的改造使其适应现代的生活,我们选了三户进行这种样本式的改造。

为了全面保留梁架,我们用杠杆法把梁架整体抬高,使得本来用来养牛的只有1.8米层高的一层能够提高到2.5米,用来当作一般性的用房。厨房和卫生间入口放在一楼,从而让使用面积翻倍。

二楼重新划分隔墙并用现代的轻钢龙骨石膏板,从而让室内房间能够扩大,同时隔音效果也更好。

高椅村是一个文保村,里面有几十个国家级文保单位,国家也投资很多对其进行统一的修复。为了使修复后的老建筑再利用,我们从一个叫醉月楼的小建筑做起,把它做成一个现代的图书馆。

为了推行这个事情,我们策划了一个事件,请清华大学的一个支教分队到这个小图书馆里面给当地的小学生和幼儿园的小朋友去讲课。讲完之后的效果很好,人的活动让老建筑显得有生机了。于是我们继续在建筑里添置了一点灯光和家具,让建筑的使用更加常态化。

我们把一楼改成一个儿童图书馆,可以供小朋友在上面活动,二楼是一个茶馆咖啡厅。小朋友在一楼管理员的看守下自己看书,大人上二楼喝茶聊天,各得其所。

醉月楼慢慢就成为一个对外窗口的名片。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花了很少的钱进行了一些现代化的改造,让它具备了一些交流的功能。

松阳县有71个国家级传统村落,是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示范县。它是一个除了云南贵州之外传统村落保护最密集的地方,而且是汉族主流地区,有着独特的自身价值。

在平田村的实践中,我们邀请了几位知名的设计师,包括我的两个同年级同学徐甜甜和何崴,也包括跟我长期合作做教学的长辈许懋彦老师,还包括香港大学建筑系的系主任王维仁老师和照明设计专家张昕老师,以及在深圳做室内设计的李海虹,每个人承担一到两个小项目。

何崴设计的这个项目出来之后有一点点争议。它对外观的改变非常小,就是拉了一条长长的窗可以看到村子整体面貌,但是里面改变比较大,所有的隔墙被拿掉,中间装了三个房中房。因为男女混住的形式和略透明的材料引起一些争议,差一点没能开张。后来反而因为这个事情变成了某种话题,这个话题反倒是它最大的收益,这在网络社会很管用,需要一个导流、引流的作用。

其他的项目也都陆陆续续起了影响,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徐甜甜设计的大木山茶室。

松阳的方式简单来说就是它很策略地把资金分散到了这些小的点位上,通过小的点位来获得巨大的网络效应来进行这些社会化的宣传,并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第四个样本是我们去年年底才完成的黔东南的一个项目黄冈村。黔东南是全国传统村落最密集的地级市,也是侗族和苗族文化最密集的一个地方,它的文化特色非常明显。现在也面临比较大的压力,高铁和高速的完善会带来大量的人流进来,所以怎么样做好旅游的预先布局和保护工作,其实对黔东南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贵州省重点投入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并意将黔东南峰会打造成品牌。第一届传统村落峰会在凯里召开,声势浩大,喊出了传统村落保护的口号,意图举全州之力借峰会事件,每年重点打造一批村落,使其成为领头羊。

凯里政府联系我们来筹备第二次峰会,经过讨论,我们团队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不能光开会,要利用开会来促进一批传统村落的硬件建设和保护开展,也要把事件作为一个软件推动的一种利器推出去;第二就是在做改造当中要想办法实现一些小项目,这些小项目是打通传统和现代的,能够让你获得更大的范围的支持。

我们也非常慎重给黄岗村策划了十件事情,十个项目。包括三百年民居的标本陈列室,一百年民居的文化展览室还有其他的一些传统房子的修复,如萨坛的修复、河塘的修复,都是一些修复展示工作为主。

在河南新县西河村,因为传统村落比较少,可以选择把这个全县之力集中到一两个村子,让它在一两年之内去产生比较好的快速的效果,所以它的做法是不同于松阳县的。

西河村地处河南省信阳市新县境内,周河乡西部,全村1202人,辖12个村民组,面积约7平方公里。新县与周边城市间有很强的可达性。由县城到达西河村约0.5小时车程,交通便利。

西河村的景观很好,它有一个河道,我们希望把景观提升,能够快速得到社会的认可。做这个河道景观我们面临唯一一个障碍就是红砖房建在祠堂的对面,对这个村子整体景观起到一个阻挡作用。经过协商我们在不发生矛盾的前提下将房子拆掉,这样整个景观就露出来了,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局面。

河道本身不难看但是缺少生活氛围,我们希望能够让人走到这个河边,这样可以有更好的体验感。我们的景观师和村民一起放线,很自然的做了一个驳岸然后把石头铺上去,大石头可以当作桌子椅子来用。

博物馆由粮库改造而成,由何崴设计。整体没有做大的改动,通过玻璃窗把朝河一面的墙打开,建筑内的灯光便从玻璃窗透出来。这个项目拿了很多的奖,包括那年的世界建筑最佳公益奖。

。软件包括各种策划、运营也包括宣传和对村民的培训,这些动作是在硬件建设完成之后决定成效的事情。

,其中包括历史地理学、社会人类学等。这样才能充分把握遗产的价值,这种价值不仅体现在外在形式上,还体现在背后更深层的社会意义上。

、材料等。我们不只是保护还要加一些东西进去,怎么加的好是建筑设计的考量,但是加什么东西还是技术问题。其次改造的方向和立意也不是建筑设计的问题,而是文化创意的问题。另外还要有经济学的考量,因为我们的工作需要资金投入,项目完成之后不能直接带来经济利益的,则需要社会意义、文化意义、宣传意义等其中的一项或者两项替代经济利益。乡村行业链

。行业链包括前期策划研究市场定位、规划设计、施工等。施工落地是一个麻烦的事情,但也是乡村工作必须面对的问题。在村里面施工和城市里面施工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工人不看图就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干,需要随时纠正他们的问题。

之后还要有环保,农村土壤污染非常严重,要考虑怎样能够把土壤专家、环保专家拉进来一起做这个件事情。后期还有营销推广,这是最重要的一环。前面做的是硬件,软件也很重要,其中包括集体建设、宣传和农产品的包装,这都是我们需要关注的环节,缺一不可。尤其是集体经济这一环,很容易顾及不上

,因为市场经济必然会导致先期做农家的几个人会迅速地挣到钱,导致贫富差距拉大,从而产生新的问题。

在村里面做工程事件特别重要,做出一个事件来让它作为一个标准,有了这个标准前面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就会一一确定化,这是我们事件的倒逼机制的作用。其次,作为规划师要有发现和放大项目自身特点的能力,再者是怎么样把特点放大,从而实现传统和现代的结合。

目前还有两个问题我们觉得是比较棘手的,一个是农业的缺位,还有一个就是遗产的损耗到底控制在什么程度,这都是我们要考虑的。

罗德胤:首先我觉得传统村落的价值和保护要分开,它本身的价值归价值,保护归保护,这两个问题有关联,但是是独立的两个领域。价值认定那是一个纯理论和研究的问题,保护就涉及到实践了,但是它价值的高低决定了你要保护它的力度,但总的说来是两个独立的领域。保护还不单取决于价值,也取决于你对价值高低的判断,还取决于你有多大的能力、愿意投入多少资金和有多高的自觉。所以一方面我们要去认识这个价值,另外一方面要加强这个绑定关系,要让这个传统村落或者是乡村遗产跟我们的日常生活有更密切的关系。

罗德胤:从个体来看它背后的文化意义。大致上是这样的,世界文明分为三种——商业文明,游牧文明,农耕文明。中国是一个农耕大国,那中国的村落就是最好的农耕文明的代表,所以保留这些村落不只是对本国人重要,对世界闻名也很重要,它是我们世界文明版图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板块。在这个大板块下面,总体上是农耕,但是在不同的地方,农耕的表现方式是不一样的,它不同的生产地理都代表着农耕这个大板块当中的一个环节。所以要从这个大角度看,总体上是农耕,但是个体上它有自己的特点,所以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具体看。

罗德胤:比如说梯田,它的建筑非常简单,但是它代表了一种在高山条件下人类面对不利环境发挥出的最大潜力。在手工业时代,工具都已经统一,在无法提高工具的前提下,它能把人力发挥到极致,把环境的开发掌握到一个平衡状态。因为梯田都是靠把森林砍掉烧光,这是一种巨大的改造,在我们今天看来它是有生态灾难的,但是你要不改就没法生产粮食。所以中间要怎么找平衡就代表了这种高山农业在环境不利的情况下,人类社会能达到的极致,它有自身的价值。这就是学习社会人类学和历史地理的重要性,你要光看它的房子,就觉得不重要,但是你要理解它背后的社会意义和人类的这种生产力极致利用的意义,它就变得重要了。

UED:您的保护方式跟传统观念里历史遗产“修旧如旧”的保护方式不大一样,您是做一种现代和传统的结合,您这种方式的出发点和灵感是怎么来的?

罗德胤:其实这也是被逼出来的,国家不是答案,或者不是最终的答案,民众才是答案。如何让民众能接受你这个观点,你要换位思考。你的诉求是保护文化遗产,村民的诉求是第一要解决生活问题,第二他还要解决他的社会声望问题。当社会声望都认为盖小洋楼才是光荣的时候,你让他保护老房子,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传统和现代的结合就特别重要。因为村里人他会学城市,如果城市人都喜欢老房子,让他能够实打实的看见,那他的观念,你不用去讲,他也会接受,他也会改变。

罗德胤:核心价值起到一个价值观的普及的作用,你要告诉普通人,这个老房子很重要,很有价值(尽管他会觉得虽然你说的对,但是和他没关系)。

UED:您在讲座中提到,您的这种改造行为可能很多村民前期都接受不了,您是如何解决这种困境的?

罗德胤:我们就先绕开这个问题,不强迫村民去接受。我们会通过政府去扶持一个小项目,在那个小房子里头能够实现现代化,甚至时尚化,它就会被人喜欢,村民就会改变观念去接受它。他不但会觉得这个重要,还会觉得这个跟我有关系,跟我要追求的现代生活是没有矛盾的,甚至它是一种更现代的生活。

罗德胤:不能说成熟,我们也在探索,因为这个事情做完之后它产生的效应是要有一段时间去观察。能不能接受,接受程度是多少,还有它付出的真实性的损耗的代价值不值当,这些都是要有一段时间观察的。我觉得现在一个迫切的问题就在于乡村遗产如果不走向现代化的话,那它让村民接受的程度就会非常小,那只能由国家管。

罗德胤:有啊,它不能所有房子都这样,但是每个村子里头来几个这样的是可以的,那几个房子实际上是起着倡导一种观念和普及一种价值的作用,但我们不希望所有村子或者一个村里所有的房子都照我们那样改。

罗德胤:对,我们改的房子一般都兼有遗产和时尚,那这种观念一旦被村民接受之后,他就知道老房子我在改的时候,大骨架和外观尽量不改,里头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做一些改动,这就是既保留了遗产,又满足了他个人的需求。这样的话他就愿意去承担这个改造和保护的成本,这个成本就不用全部由国家来承担,那保护的可能性就实现了。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时候,我们还是会选择允许它一部分的损耗,但是继续生存下去的这种方式。对损耗的这个容忍度到底到什么程度,现在我们在普遍观念不普及同时你又没有找到更好的方式的情况下,可以允许它损耗多一点,这样总比没了好,但是最理想的情况是它损耗又小,但是它产生的效益又大,那这个东西就是一个设计水平的问题了。

罗德胤:这是个很值得探讨的话题,首先对象的选择是特别重要的。为什么我们改的都是一种比较破、比较小、不太重要的房子,而那些地主老宅的大院我们不敢轻易的去动,因为它本身的价值很高,动了之后它的损耗就特别大。我愿意拿那些价值不高的房子来做试验,把传统和现代结合起来,这个技术实现的难度会相对较低,宽容度比较高,那它会产生比较好的新旧并列的爆发的美,会影响更多的人。那下一步可能有的地主老宅的业主,他就会知道价值很高,然后一旦在我手上的时候,我就得小心,因为我保留得越多,它将来持续的价值就越多。这还是通过我们的这种方式起到一种间接的观念普及的作用。

罗德胤:有各种的,一般我们会将商业和文化进行搭配。比如当我改造一个商业项目的时候,一定要给它配一个纯的文化类的项目,展示类的标本就是文化类的项目,可能参观它的人少,但是它的文化意义很重大。将商业和文化项目相搭配会产生经济和文化的双重价值,一举两得,在政府看来也是一种比较稳妥的策略。

罗德胤:可以这么说很少存在没有旅游价值的村子。我们可以测算一下,我们总共也就保几千个村子,中国的旅游的市场多大呢?去年总的流量三万亿人民币,三分之一在乡村,三分之一在风景区,三分之一在城市,也就是说有一万亿乡村旅游的市场,一万亿,分到三千个村子,每个村子多少钱。所以这个旅游市场是极其广阔的,你这个村子没有旅游,是因为你没做好,或者根本没想到要去做。

罗德胤:没有,其实旅游这个钱,它是一个后期的长期的资源,而且旅游的资源太多了也不好,一般前期投入都是以政府的为主,之后会产生旅游等经济收入。我们也不希望旅游的人太多,旅游的人一多这个性质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个我们掌控不了的。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就是它每年都有一点小的旅游的收入,能够吊住大家的胃口,知道它有好处,又不足以让他把老房子拆掉改成大旅馆。

罗德胤:是这样的,文化品牌肯定是终极目标了,但是文化品牌建立的过程也是要一步一步做起来的,旅游一般来说都是文化品牌建立的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和工具,所以它是无法回避的问题,而且在现实社会里它又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的问题。

罗德胤:这个太多了,首先每个项目找特点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比如说西河村找到的就是那条河,我们就把河当成一个突破口,然后把那个河用好。先是布道,后是咖啡馆,然后是博物馆,都是围绕着这条河,河和建筑之间的结合在突破。在黄岗我们找到了禾仓作为突破口。我们这项工作里头一个特别有挑战和趣味的地方就是你要判断突破口在哪儿。平田没太多突破口,我们就找了设计师作为突破口,不同的设计师汇聚平田,发挥他们的能动性,在外观不改的情况下,大家在内部各自发挥,这也成为一种突破口。

一个平凡的村子通过内部改造呈现出这种内部的趣味和多样性,很多人就来看,不同人盖出来的房子差别那么大,有的还有争议,这是一个突破口。像高椅村我们就把儿童图书馆当成突破口,一旦突破之后它就会产生连锁反应,这个东西有意思,但是它也有不确定性,有的你觉得是突破口,但是最后没突破出来的也有可能的。

还有的村子经常会遇到这个村子想不出突破口在哪儿,或者你这个突破口是这个,但是做完之后也没产生实际的效果,这也是创新的风险,不是说每次创新都会有美好的结局,我们也是在这个当中不断提高自己的思维水平和认识这个行业本身的规律。

罗德胤:我觉得总的说来这是一种人才的智力的投入,利远远大于弊。如果说有什么弊端的话就在于很多建筑师他没有接受遗产观念的训练,完全从自己的功能考虑,自己想要什么就改什么,没有那种遗产损耗的概念。但我觉得随着现在大家案例慢慢的多起来,这种讨论关注了以后也会互相教育,互相影响。纯搞保护的人他往往过于僵化,会认为任何一个改动都是损失,任何损失都是不可以接受的,那这样这个事情没法推进了。其实真正的考虑在于大家要想以最小的损失获得最大的收益,如果想一点都不损失,这事就没法谈了,但是什么是最小损失呢?

罗德胤:对,大家就得谈这个东西损失成这样可不可以,你提你这样的方式,你认为是最小损失,有一个更高水平的人,他说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损失更小,同样的目标,那你就得向他学习,这就是行业交流的意义。但是你要不先做出一个来,还没法讨论,所以必要的试错、牺牲是难免的,你只有改完了,好几个人都改完了摆到一块,大家来讨论,这个时候你才能大致的去评估它的损失,各自的损失和收益是多大。然后慢慢的大家通过这种行业交流,提高他的设计水平,现在这种案例慢慢的多起来了,各种损失大的情况也都呈现出来了。

罗德胤:我没有参与,所以我不好做评论,我大概的感觉是用建筑师集群这种做法是一种很好的集中火力打一个点的一种方式,它能够产生很好的集聚效应。因为专业建筑师之间做法不一样,大家会在这种小空间里头产生各种各样的碰撞和交流,这会对于建筑师们提高对遗产的改造和设计的水平是大有好处的。另外一个建筑师毕竟是一个比较小的封闭的圈子,而我们面对的这个市场是一个更广阔的中产阶级的市场,怎么样打通小圈子和大受众之间的通道,还得有人去琢磨这个事。

罗德胤:其实简单说,我们是搞设计专业的人,我们通过自己的设计给传统和现代之间找到一个结合点,让传统能够在现代社会里头能够生存下去,找到它的生存的意义,只要是传统的东西,它在将来的社会,它依然会有它的价值,它具有文化认同的价值,国民认同的价值,具有遗产普遍的价值。

落户启动仪式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落户贵州省黔西南州的启动仪式,在UED十年庆典暨2016年CBC中国建筑师好声音总决赛上隆重揭幕。

讨论会暨签约仪式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投资规划讨论会暨签约仪式在贵州省黔西南州义龙试验区会展会议中心成功举行。

暨第一批建筑师入驻签约仪式2016年03月21日,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为响应“建设美丽乡村”的号召,同时以新的视角切入对于乡村本土产业活力的升级,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应运而生,迎来了由CBC(China Building Centre)、《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主办的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揭牌仪式暨第一批建筑师入驻签约仪式在鲁屯古镇公社办公室成功举办。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孙一民;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法布希思·杜福、法国建筑遗产联盟副主席玛利亚·布鲁斯考察公社△北京市建筑设计院(BIAD)董事长、总建筑师朱小地一行考察公社

△美国KPF建筑事务所总监大卫·马洛特(David Malott)考察公社

(Inaki Abalos)在“地文”论坛发表演讲△ 香港大学建筑系教授,王维仁建筑设计研究室主持建筑师

坚持 专业•时尚路线,关注 中国建筑•中国建筑师,报道 人物•作品•思想UED Contact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Poster: kok. Category: kok官方网址首页. 标签:
19 一月

Leave a Reply